全 部 城 市 都 在 一 个 地 方  
首页 > 大理州
大理州是唐宋时期相继五百年的南诏国和大理国

大理白族自治州四季温差不大,干湿季分明,以低纬高原季风气候为主,年均气温为15摄氏度,冬无严寒,夏无酷暑,四季如春。

4世纪,白族、彝族祖先就在这里繁衍生息,散布了许多氏族部落,他们创造了灿烂的新石器文化。公元前211年,大理地区就纳入了秦王朝统一的封建国家,唐、宋时期分别出现了“南诏国”和“大理国”等地方政权,相继延续500多年。

大理中部点苍山与洱海珠联璧合;东部金沙江流域,地势平缓、沃野棋布;西部澜沧江、怒江流域,重峦叠嶂、景色壮丽;高山盆地之间镶嵌着明珠玉镜般的这些湖泊,终年碧波荡漾,构成了青山抱绿水、湖光映山色、四时有奇葩的自然景色。

大理州有13个世居民族,分别是:汉、白、彝、回、傈僳、苗、纳西、壮、藏、布朗、拉祜、阿昌、傣等民族。

洱海归来不看月
洱海归来不看月
州官不许百姓造饭  火炉子上面烤粑粑
州官不许百姓造饭 火
1200年大理国古城
1200年大理国古城
玩一玩火把,运程火一把
玩一玩火把,运程火一把
一城一图片 >>
    大理州是唐宋时期相继五百年的南诏国和大理国

    4世纪,白族、彝族祖先就在这里繁衍生息,他们创造了灿烂的新石器文化。公元前211年,大理地区就纳入了秦王朝统一的封建国家,唐、宋时期分别出现了“南诏国”和“大理国”等地方政权,相继延续500多年。

一城一情怀 >>
    哦,家乡的紫苏饼

    可是待月饼上桌,仍要捡那厚厚的紫苏饼,一口咬下去,紫苏那特有的清香沁人心脾,连鼻子都跟着沾光,顺着食道咽下去,滑到哪,舒服到哪……

    来永平总有一种美食俘获你的味蕾

    护林员很热情,马上拿起一根竹竿,竹竿的一头有个大网兜,到松树上套了只鸡,宰杀好后先用柴火爆炒至变色再加水炖。临起锅时,护林员又采来一把大青菜,不用刀,而是用手扭成寸段,放进锅里。

    古生村,乡愁远

    置身这样的异乡,原先的自我会变得越来越脆弱,甚至会就这样被异乡同化,异乡的山水更会让人联想到自己生命的起点,因此越是置身异乡越会勾起浓浓的乡愁。行步古生,不知何处是他乡;寻梦古生,乡愁深深深几许。

    玩一玩火把,运程火一把

    火把节的高潮是耍火把。男女青年各持一个火把。见人就从挎包里抓出一把松香粉往火把上撒。每撒一把,就会发出耀眼的火光,发出“轰”的一响,火苗燎向对方,叫做“敬上一把”。

    博南山半空里的茶园

    到达山顶的小院里,我们遇到了正在此处收茶的茶老板四爷,一个性情憨直的白家汉子。说起茶山,他在言语中充满自豪:茶园平均海拔2400米,超越了传统茶叶种植的极限。

一城一记忆 >>
    1200年大理国古城

    从苍山俯看大理古城,文献楼、南城门楼、五华楼,北城门楼一字排开,巍峨雄壮,使古城透出一种诱人气韵。街道两旁,白族民居古香古色。古城内文物古迹众多,城池格局基本保存,重要遗址可辩。

一城一名吃 >>
    州官不许百姓造饭 火炉子上面烤粑粑

    很久很久以前,大理知府的衙门不知道为何被火烧了,知府下令3个月内所有人家不得生火做饭,这时,突然有一个人心生一记,既然不让我们做饭,我们就在炉子上烤粑粑吃!渐渐的这个就传开了。就是现在的烧铒块了。

一城一玩乐 >>
    迎着洱海清凉的秋风

    明知初恋的记忆早已杳如黄鹤,留下的,也只有那几缕淡淡的馨香,对,也就是这几缕馨香,此刻怎么竟这样亲切,仿佛伸手就可以摸到!我踱着步,寻找着,体味着。

    苍山洱海,一场梦境的漫游

    如果说云是让人捉不住的浪漫,那雪就是调皮的白色精灵,悠悠人间兜一圈满足地化为仙气而去,想想也是,本为天上之物岂可久留人间呢!但苍山愿意为雪白头,雪儿就愿意为它留在山顶,留在苍洱梦中。

    仰望苍山,因为每次我都是从你脚下走过

    每年我都要从苍山脚下走过,白雪皑皑的冬春,苍山更具魅力。银装素裹,妖娆美丽。在阳光下发出的金属一样的光泽,如美玉一般没有瑕疵。银色苍山的称谓就来自白雪皑皑的季节。

    看见苍山 看见希望

    置身于某个点,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把握你的全景,在最迷茫的时间与你亲密接触,把目光放得更远,呼吸着纯净的空气,我的灵魂也渐渐变得不再狭隘,我大概是脱离了低俗的生活,走上了与圣人更接近的道路。

    西洱河畔的早晨

    河的北岸,有蜿蜒的充满乡土气息的村庄,炊烟正缕缕升起。下面是一条林荫马路,一长排嫩黄的杨树下,排列着运货的铁厢出租汽车。汽车沉默着,车夫们则站在不远处一边聊天,一面用眼角窥视着可能出现的早起的顾客。